“拍照搜题”类App下线 科技助教如何走好未来的路

“拍照搜题”类App下线 科技助教如何走好未来的路
“拍照搜题”类App下线“科技助教”如何走好未来的路?“双减”对作业App和面向学前幼儿的线上培训类App的治理,是希望培训机构做符合育人规律的教育产品,不能只顾做生意,做出违反教育规律的事。——熊丙奇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教育专家◎实习记者 孙明源新一年寒假到来之际,“双减”又有了新动静——近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通知,对加强教育App管理推动与“双减”政策衔接提出明确要求。通知指出,对于提供和传播“拍照搜题”等惰化学生思维能力、影响学生独立思考、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的不良学习方法的作业App,暂时下线,整改到位并经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审核后,方可恢复备案;未通过审核的,撤销备案。在2021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当中,就明确线上培训机构不得提供和传播“拍照搜题”等惰化学生思维能力、影响学生独立思考、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的不良学习方法。如今,教育部发出通知,要求这类作业App暂时下线,是在执行“双减”的规定。对于“拍照搜题”类App和“科技助教”,不同的人,也有着不同的看法。家长:“拍照搜题”弊大于利“拍照搜题”类App的具体应用情况如何?科技日报记者采访了几位不同学段的学生家长,结果表明此类App在“刷题”需求较大的中学生当中应用较广,小学生则使用不多。确有家长反馈认为,“拍照搜题”类App会惰化学生思维能力。家住河北石家庄市,经常辅导上初中的表弟功课的大学生刘昊(化名)说,表弟之前经常使用“拍照搜题”抄写答案,学习习惯非常不好。不过,也有网友认为,试图抄答案完成作业的学生无须App的帮助,也会寻找纸质版的答案,又或者直接照抄同学的作业。因此,“拍照搜题”类App影响的其实是真正认真自学的学生。对此,刘昊结合自己的经验分析说,抄写纸质答案和照抄同学作业都是有“门槛”的行为,并不能简单随手而得,需要学生付出时间和人情。但“拍照搜题”类App消除了这一“门槛”,只需拿起手机拍个照,就能得到想要的答案,这本身就会使更多学生选择偷懒。“另外,在教学考试活动当中,中学教师经常自行组卷,并不总是使用现成的教辅材料。这些试题原本并无纸质答案可寻,但有了App就不一样了。”刘昊分析说,在他看来,“拍照搜题”类App的存在或许有利有弊,但是整体而言还是弊大于利,“不排除有些学生自制力很好,能把‘拍照搜题’当成‘好助教’,但我相信,我表弟这样的学生在人群当中更加普遍。”教育从业者:“看答案”是件复杂的事“‘拍照搜题’类App其实不是只有学生在用,我们老师也在用,它是很好的备课工具,对于教育资源匮乏地区的老师更是如此。”来自辽宁抚顺的高中教师方磊(化名)在访谈中谈到了自己的情况。他认为这类App对于教师而言,是可利用的教学工具,相信整改到位后的App,将更利于帮助教师完成教育教学。曾从事在线教育创业,现任某校园数字化项目负责人的陶晨毅也提及,教育科技真正的核心服务对象,不应该是学生,而是老师。她说:“我们总是忽视老师也需要成长,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受教育者,忽视‘教学相长’这个理念。让教师从日常繁复的行政工作中脱身出来,更好地聚焦在学生和学习上;让教师拥有更好的学习和成长方法,更简约的工作方式,才是教育科技真正应该努力的目标。”陶晨毅也聊起了自己对“看答案”的理解:“我曾经在全国各地多个高中做过讲座,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讲‘巧看答案’——遇到毫无头绪的题目,思考一会儿后,可以先看答案,但看完答案必须把答案的解题过程搞懂,并且要对这道题做特殊标记,等复习的时候要重新把这题再做一遍,确保能独立彻底理解。”这也正是为什么教育部要对那些惰化学生思维能力、影响学生独立思考、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的“拍照搜题”类App,进行规范整改,让科技真正能够对教师、学生起到帮助作用。“有些老师、家长视‘看答案’为洪水猛兽,一说‘看答案’就说是不独立学习,此言差矣。要知道所有的学习都是站在前人研究的肩膀上,某种程度上说,看课本就是在看答案,看科学家、学者对知识总结的答案。上课的时候无论是语文、数学还是体育、音乐、美术,不也是老师先演示一遍再让学生去做吗?我们常说先模仿再超越,就是这个道理。”陶晨毅提醒说。陶晨毅总结说:“‘看答案’这件事,对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要求很高。对于很多学生而言,‘拍照搜题’类App的存在就等于诱惑他们抄答案。”因此,应合理规划学生对于“拍照搜题”类App的使用频率与使用方式,毕竟有自律自学意识的孩子只是少数,这部分孩子即便没有“拍照搜题”类App,也能很好地自学。但对于更多还没有形成良好的学习习惯与科学思维方法的孩子来说,则需要谨慎利用“拍照搜题”类App。专家:合理引导“科技助教”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教育专家熊丙奇在接受采访时指出,暂时下架“拍照搜题”类App,并不是要对这类App“一刀切”,而是一种对作业App进行合理引导的举措。“‘拍照搜题’类App确实会使学生产生依赖性,但政策并非不允许所有作业App存在,而是要引导其趋利避害,限制作业App的弊端,发挥作业App的优势。作业App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在布置个性化作业、弹性作业,反馈学生作业效率等方面还是具有其优点的。”熊丙奇说。“在‘科技助教’中,科技必须起到促进教育的作用,尊重教育规律,不能有违教育初衷,刺激应试焦虑,甚至使得孩子养成不良的学习习惯。‘双减’对作业App和面向学前幼儿的线上培训类App的治理,是希望培训机构做符合育人规律的教育产品,不能只顾做生意,做出违反教育规律的事。”熊丙奇补充说。谈到“科技助教”和当前教育的长期努力方向,熊丙奇认为,从根本上来说,还是要培养学生的良好学习习惯,提高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而这就需要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各司其职、共同努力,“科技助教”便可参与其中。“让作业成为学生的作业,由学生独立完成。家长也要减少对孩子作业的参与。这既可以缓解家长的焦虑,也可以培养孩子的独立性和责任心。”熊丙奇说。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nzicoaching.com

英保守党准备赶约翰逊下台

英保守党准备赶约翰逊下台
【环球时报记者 李 萌】唐宁街10号被爆计划发起“拯救大狗”行动,以此为深陷“派对门”丑闻的英国首相约翰逊解围。在该计划曝光后,一些保守党议员发起“林卡(狗名)行动”,致力于让首相下台。据英国《卫报》18日报道,所谓“林卡行动”就是游说更多保守党议员致信该党议员团体“1922委员会”,要求对约翰逊进行不信任投票。这个行动之所以以“林卡”命名,和上世纪的一段政坛丑闻有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英国自由党时任领袖索普在自己事业蒸蒸日上之时,被控谋杀其同性恋情人斯科特。斯科特并未被杀手杀害,但他的狗“林卡”却中弹身亡,这段丑闻也由此被揭开。索普虽然没有被定罪,但政治生涯却因此葬送。路透社18日称,约翰逊的前高级顾问卡明斯周一表示,约翰逊此前曾向议会撒谎。这位英国首相12日承认他曾于2020年5月20日参加自己私人秘书雷诺兹组织的酒会,但当时“认为这是一场公务活动”。约翰逊的发言人17日还表示,首相对于这次酒会事先并不知情。然而卡明斯爆料说,当时至少有两个人向雷诺兹提议取消酒会,雷诺兹之后向约翰逊征求意见,而约翰逊的意见是酒会可以继续举行。英国副首相兼司法大臣拉布表示,如果约翰逊对议会撒谎,那就应该辞职。不过拉布认为,约翰逊的说法是可信的。除保守党议员外,该党金主也希望约翰逊下台。据BBC报道,伦敦出租车公司Addison Lee的创始人格里芬17日要约翰逊辞职。自2013年以来,格里芬已向保守党捐赠400万英镑。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nzicoaching.com

帮村里建产业 助学子稳就业

帮村里建产业 助学子稳就业
2021年冬至时节,重庆市龙门浩职业中学校校长钟代文又一次走进了重庆市永川区吉安镇,与他同行的,还有学校部分教师及学校合作企业负责人。这也是继2019年帮助吉安镇销售8万多公斤水果、2020年为吉安镇130多户困难群众赠送并安装净水设备之后,龙门浩职业中学校与吉安镇的第三次线下“握手”。“这次是为新的一年进一步助力乡村振兴做深度调研。”钟代文说,“我们将一如既往发挥职业教育服务社会经济发展的基本职能,全力参与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及乡村振兴,为推动美丽乡村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龙门浩职业中学校始终牢固树立服务社会发展的意识,近年来以党建为引领,以共建为核心,围绕党员“联学”、队伍“联育”、品牌“联创”、资源“联享”、服务“联动”,积极探索“五联共建”帮扶模式,将扶贫与扶志扶智相结合,助力脱贫攻坚及乡村振兴。助力乡村振兴,该校注重专业对口产业。在对口帮扶重庆永川区吉安镇过程中,针对该镇大量农产品缺乏销路的痛点,学校积极发挥电子商务专业特长,帮助拓宽吉安镇农产品线上销售渠道,并积极为吉安镇培养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学校还借助中德项目的深入实施,为吉安镇尖山村和石松村引进同济大学专家,帮助村里做好产业发展长远规划。精准扶贫扶智,该校还走出重庆、服务西南。2018年,重庆市教育委员会与云南省昭通市签订《职业教育合作办学框架协议》,龙门浩职业中学校积极响应“教育精准扶贫”号召,深入昭通市贫困地区进行现场招生宣传,并与昭通市贫困地区多所学校签订合作协议,从扩招生、保资助、抓教学、稳就业几方面入手,建立起多维度职教精准扶贫模式。为助力学子梦想起航,该校与重庆市多家企业合作建设“云南精准扶贫班现代学徒制”试点项目,建立“重庆市龙门浩职业中学校汽车专业‘现代学徒制’培养基地”。2020年,9名学生进入当地知名企业“人才储备班”,1名学生进入重庆市经济技术开发委员会担任实习助理,其余学生全部顺利进入企业,参与实习工作。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nzicoaching.com

西藏“00后”大学生藏语脱口秀“出圈”

西藏“00后”大学生藏语脱口秀“出圈”
中新社拉萨1月23日电 题:西藏“00后”大学生藏语脱口秀“出圈”作者 江飞波 贡嘎来松“手机调到静音状态,另外要特别提醒,这里灯光有点暗,待会儿散场时不要牵走别人的女朋友……”1月22日晚,西藏拉萨河畔仙足岛一藏餐厅内不断传来观众开怀的笑声,一场由在校大学生表演的藏语脱口秀正在这里进行。脱口秀(Talk Show)是一种由观众聚集在一起,讨论一些新闻或社会现象,进行评论、表达的谈话节目。出生于2002年,正在中国传媒大学就读的念增扎巴是“秀哒”脱口秀的发起人,这是西藏首个藏语脱口秀团队,目前成员均为“00后”。该场脱口秀从19时许开始,观众多为大学生,话题也围绕大学生的学习、日常生活、情感以及发生在西藏的趣事等展开,不少观众连连被“笑点”击中,开怀大笑。表演原计划持续至20:30,但一直到21:30左右才散场。表演结束后,观众依照西藏传统,为演员们献上哈达和鲜花。在暨南大学念大一的边巴央金称自己“追星成功”,她说,去年夏天“秀哒”脱口秀在拉萨首演后便在同龄人中打响了知名度。“之前西藏没有这种节目,可能很多藏族年轻人需要这样的平台来表达、展现。”她说,脱口秀更符合年轻人口味,自己非常乐意接受这种创新。18岁的观众普央是大连理工大学的学生,她说,这是自己第一次观看藏语脱口秀,“很新颖,有些笑点是不错的,要知道这才是‘秀哒’的第二场表演”。普央认为,相较于以往看到的藏语小品和藏戏等传统节目,这是藏语语言节目的创新。念增扎巴23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因疫情防控需要,此次演出只售120张门票,票价为69元人民币。“发售当天,几个小时内票便售罄,西藏年轻人对这类新鲜事物的接受度还是非常高的。”他说,大一时自己在北京看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场现场脱口秀,当即就产生了在西藏做藏语脱口秀的想法。那时起,念增扎巴便开始学习观察脱口秀现场的布置、灯光、舞台等。据悉,念增扎巴的父亲多吉扎巴是中国曲艺家协会成员、西藏自治区曲艺家协会副主席,为藏历新年晚会创作了不少作品。“得知我想做藏语脱口秀节目,阿爸表示大力支持。后面我们创作时,他经常会加入一起讨论,提供参考、建议等。”念增扎巴认为,脱口秀的特征是比较随意,不是死板的表演。如今的上班族、学生,很多人都有对生活、工作吐槽的欲望。而他的团队追求的是和观众一起“吐槽”后,达到精神状态的舒适感。他说,西藏是一个不缺幽默、到处都流淌着乐观的地方,“藏语脱口秀未来可期”。(完)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nzicoaching.com